株洲组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选调园地 > 基层心语

传承非遗文化 挖掘产业动能

发布时间:2019-07-18 17:07:35 浏览字号:  

   2017年7月,我从武汉大学毕业后,很幸运的成为了一名湖南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目前服务于渌口区南洲镇。有前辈曾对我说“多下村了解情况,群众的需求就是工作的出发点”,我便暗下决心,利用工作之余,为贫困户脱贫贡献一点微薄力量。

   2017年8月,通过对多个村走访调研,我发现南洲镇南山村有一位农民画家,名叫刘双喜,主攻油漆画,是株洲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但他每年只有2000元的政策补贴,也无法用漆画维持生计,平时都靠打零工赚钱。由于生意不好,年过半百却一直没有招到徒弟,和他深入交谈后我发现:旁人眼中内向、木讷的刘师傅,心中有个梦想:他想将自己的漆画事业传承下去。经过查阅相关资料和与省内外专业人士电话访谈发现:相关部门为非遗的推广和宣传做了大量工作,但传承人年龄偏大,无法用非遗技艺和项目谋生,传承困难等是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我当时想:传播与宣传或许不是关键,传承才是关键。怎么才能传承?当非遗项目能够实现较高的经济价值时,自然会有人慕名来学,或许就能得到传承与保护。学的人多了,将逐步形成有地方特色的文化产业。

张杰与农民画家刘双喜的合影.jpg

张杰与农民画家刘双喜(左)合影

   怎样使一个初中文化程度的农民所作的画作实现经济价值?作为书画爱好者的我意识到:这是个很大的难题。经过反复思考:我觉得首先要找一个适合其身份特点的平台。2017年9月,我利用周末回家的机会,拜访了家附近一省级五星级农庄的老板,并以提升农庄内企业文化及品味为由向老板推荐了刘双喜师傅。老板当即答应为刘师傅提供空闲的房间用于创作、以及销售画作的平台,并愿意将农庄内文化墙作为项目打包给刘师傅。周末清早,我便开车将刘双喜师傅从南洲镇载到长沙,一同登门拜访鑫明农庄老板。多次交流后,老板终被我们的诚意所打动,更被刘师傅的技艺所吸引,不仅向刘师傅开出了4000元的基本保底工资外加卖画提成、节假日奖金、包食宿、提供场地等多项优厚条件,还笑谈邀请刘师傅以农民画家(非遗手艺)加盟农庄。第一个月,刘师傅就领到了6000元工资。

   刘师傅在长沙拿高薪的消息传到了株洲市渌口区(原株洲县),慕名请刘师傅做墙画项目的人多了起来。在渌口区相关领导支持下,他参与学习与交流的机会也多了,由于不能全职在农庄工作,刘师傅于2018年7月选择回到自己家乡发展。在农庄工作10个月间,平均月薪达6000元,其创作能力与水平也得到了提升。

   2018年8月11,我联合南洲镇商会、众爱救助协会举办了南洲镇首届书画义卖助扶贫活动,刘双喜师傅的作品《富贵有余》在活动中拍得善款2800元。随后,开始有人慕名来学画。

刘师傅为客户绘制背景墙画.jpg

刘师傅为客户绘制背景墙画

   看着刘师傅外接项目多起来,我由衷的感到高兴,也一直关注着非遗。2018年8月底的一个周末,我开车回到长沙途径天心区某街道时,一个宣传橱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停车一看,原来是一些剪纸作品集(图文形式表达传统的谚语),落款是山西运城盐湖区冯淑玉的剪纸。

   我心里为之一振,外省的作品能够在我省的省会城市展示,我们的作品为什么很难走出去?除了运营方面的问题,作品本身有什么问题?仔细看了作品后得出一个设想:非遗作品或许也要与时俱进,与政治、经济和文化宣传联系起来,才能有生命力和市场表现力。2018年9月,我陆续走访了渌口区的几位非遗传承人(木雕、床雕、皮影、制鼓等),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工匠精神,与之交流并鼓励他们在作品表现形式上多创新。我们希望未来在城市文化建设、广告宣传等方面能够通过一些非遗项目来展示。

   2018年10月,我陆续从知网上下载了50余篇有关非遗保护的学术论文进行学习,发现论文大都是从宏观层面进行系统的分析,很难找到从微观层面有指导意义、可操作性的观点以及成功运营的个案。        

   理论上找不到指导方向,或许实践的探索与思考更重要。不善言谈的刘师傅也会和我经常交流,我也将我的一些想法分享给他,比如:在机器可以代替人工完成艺术品的时代,农民画家作品的核心竞争力在哪?答案是:表现技法的创新、内容上的原创性和体现乡土韵味等都都至关重要。价格高昂的意大利手工皮鞋为何能风靡全球、手工制鞋产业长盛不衰?因为随着标准工业化的出现,手工制作的精品更显珍贵,代表了数百年工匠精神的传承和文化的积淀。在刘师傅自身努力下,他近两年创作的墙画与装饰画为更多人所熟知。得到了广泛好评。

   2019年初,刘师傅利用项目收入将老房子修缮一新,在住房旁边也建成了属于自己非遗传承馆。目前,他的油漆墙画市场价格现已达到了300—400元/平米,室内装饰画的价格达到了400—800元/平尺。在渌口区相关领导的支持下,我相信未来刘师傅将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刘师傅修缮后的新房和自建的非遗馆2.jpg

刘师傅修缮后的新房和自建的非遗馆

   在人工智能时代,推动非遗保护工作迫在眉睫,我国作为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总数最多的国家,避免“人亡艺绝”非常紧迫。非遗的保护或许没有一定之规的做法,也不是简单的宣传和市场化就能达到效果。第一,搭建好平台,让非遗作品能够实现经济价值,激发非遗传人的创作动力与灵感。第二,在坚持传统的基础上,非遗作品的表现技法、表现形式也要“潮”起来,适应社会和市场的需求。第三,以政府为主导完善非遗保护的顶层设计,创新保护手段。如:将非遗项目与高校、企业深度对接,“非遗技艺培训+扶贫+就业”等。

   在基层的我们可以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可以把一些非遗项目、特色产品、能工巧匠挖掘出来;扮演好代言人、运营人、宣传者、知心朋友等角色,发挥催化剂的作用,为推进非遗文化传承,挖掘乡村产业发展新动能探索一些经验,贡献一点智慧。未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非遗项目能够得到传承,共同守护好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精神遗产,坚定文化自信并推动更多中国非遗文化走向世界大舞台。

   若大家对株洲市渌口区油漆画、剪纸、木雕、床雕、皮影、制鼓等非遗项目感兴趣,请与刘双喜师傅联系。(刘双喜联系方式:18173332813)

 

来源: 作者:张杰

上一篇:在抗灾一线奏响青春赞歌——攸县选调生参与抗洪救灾纪实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株洲组工网

主办:中共株洲市委组织部承办:中共株洲市委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台路308号市委办公大楼联系电话:0731-28680223ICP备案号:湘ICP备14000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