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组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选调园地 > 基层心语

家乡

发布时间:2019-08-27 18:10:17 浏览字号:  

   “从前,攸县有一名秀才进京赶考,因为他很喜欢梅花,便叫书童带上了一钵梅花。但他们在县城过渡口时,不慎将花钵打破了,秀才只好伤心地将梅花移栽到河边。后来,秀才中了进士,在京城做了官。有一次,他视察州县时回到了家乡攸县,还不忘去看这株梅花树。知县知道这件事后很感动,于是他倡导县城居民栽种梅花树。因此,县城后来遍布梅花树,咱们攸县也就有了‘梅城’的美称。”这是我小时候从老人们口中听到的故事。攸县秦代置县,迄今已经两千多年,宋末元初的攸县文人冯子振所作的《梅花百咏》载入《四库全书》后,更让这座被称为“梅城”的湘东古邑闻名遐迩。

   2016年,大学毕业的我作为一名选调生,回到了家乡攸县工作。于是,我开始有大把的时间端详这座小城的变化,将一些如烟往事细细品味。

   旭日东城

   湖南的夏天总是骄阳似火,从株洲一路向南,沿途的罗霄山脉正是一派云蒸霞蔚、山青水绿的好风光,平汝高速的一端下来,便是攸县的东城新区。进入东城新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湘东义乌商贸城和“发展中心”(即县委、县政府以及公、检、法等机关单位集中办公区)楼群。楼群棱角分明,气势磅礴,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与笔直的迎宾大道以及宽阔的市民广场相互映衬。这自然美景与现代建筑的完美结合,让攸县这座小城美得有点惊艳。

   人们用“沧海桑田”来形容一个地方的样貌变化巨大,我觉得这同样适合形容东城新区。听老乡说,过去的这里是只有山坳丘陵的乡下,而自2011年起,攸县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干事创业精神,大力推进城市化建设。短短几年,这里便已高楼林立,大路纵横,描绘出一幅“大城”蓝图。

   东城新区是旭日东升、洒下攸县第一缕金黄的地方,也是攸县现在的行政中心和未来的文体休闲、商贸物流中心,它的崛起昭示着攸县的城市发展进入了新时代。

   西门老桥

   我工作的地方在城南的菜花坪镇,去那里必须过洣水河,我常走的是洣水二桥,即攸县人常说的“新桥”。上了宽敞的新桥,往东一瞥,便能看到横亘河流之上的洣水一桥——名副其实的“老桥”,又旧又窄,一身年代感十足的黑白灰,只有低矮的水泥护栏和旧旧的红杆路灯还在守卫着它苍老的躯体。

   老桥位于西门下码头,在桥头隔着河老远可以望见城南的“白茅洲”水草丰美,稻菽千重,屋舍俨然。明朝的攸县名士陈之駓曾撰联“灵龟峰,峰上生枫,风吹枫动峰不动;白茅洲,洲畔泛舟,水推舟行洲未行”描写的就是它了。只是相比西门下流光溢彩、人头攒动的洣江风光带,它少了分烟火繁华,多了分田园气息。

   桥头卖瓜的老农跟我“讲时闻”(闲聊的意思):“这老桥虽然破旧,但它可有来头呢!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冈山时途径攸县,从咱们‘攸县第一关津’西门官渡乘坐汽渡过河时,他拉开车帘看了看洣水河说,这里应该架一座桥。伟人一句话,赐咱一片福啊!一年后,国家便拨款修建了它。”这么一听,我顿时对这“根正苗红”的老桥多了份敬意。老桥不但“一桥飞架南北”,让“天堑变通途”,还鉴证了伟人和岁月留给小城的红色印迹。

   城南速度

   虽然是地道的攸县“乃几”(男孩的意思),但在我回来工作之前,已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踏足过城南了。我对城南的记忆还停留在种菜卖瓜的城乡结合部,以至于一过河,仿佛到了“新大陆”。

   过了新桥,沿着绿树成荫的攸州大道再走一小段,便到了谭桥街道办大楼。城南的谭桥街道由2015年乡镇撤并中原菜花坪镇沿河的5个村和自身原有的6个社区(村)合并而成。洣水河在与县城相隔一水的谭桥弯出一片沃土,美丽的城南“绿轴”与北岸的洣江风光带遥相呼应,临水聚财,为城南的综合开发提供了无限可能。于是,短短3年,攸县蔬菜批发市场、湘东汽贸城和湘东水果花卉交易市场相继建成落户谭桥,共同构成了城南商业经济圈、攸县未来“金三角”,而一条横跨湘东南的总部经济带也正在这里形成。

   从过去一片荒凉的城乡结合部,到如今道路通达、商客云集、一片欣欣向荣的“新大陆”,城南作为攸县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无不展示着这座历史与现代交融的小城在新时代背景下奋勇争先的“弄潮儿”形象。我知晓“深圳速度”,也耳闻“浦东奇迹”,如今却惊叹于家乡的“城南速度”。只是这次很荣幸,我不但是伟大速度的见证者,也是这场伟大建设的参与者。

   洣水北去

   《水经注》记载:“洣水出茶陵县上乡,西北过其县西……又西北过攸县南”。洣水河发源于罗霄山脉西麓的炎陵县,经茶陵县,从菜花坪镇紫仁桥进入攸县,在菜花坪镇李家大屋入衡东县,最后北入湘江。因为它的源头是中华民族先祖的安息之地炎帝陵,也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井冈山,所以洣水河又有“历史长河”、“红河”的美称。当然,它也是攸县人的“母亲河”,我就是喝“母亲河”的“母乳”长大的。

   有一次下班坐车回城,过桥时,车行洣水之上,河流蜿蜒绵长,望两头,似无远弗届。“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司机是地道的攸县人,精瘦,热情,说话聊天颇有韵味,红色历史、土味笑话张口就来,还给我的外地同事们一路介绍攸县美食,比如攸县米粉、香干、血鸭、晒肉云云,在我看来本是寻常的食物,经他一描述,大家哈喇子都快流到河里了;攸县美景,像什么酒埠江、白龙洞、仙人桥、灵龟峰也被他描绘得很有画面感,让人心驰神往……

   我看着车窗外,夕阳西下,余晖沉浸在洣水河温婉的臂弯里,悠悠地漂向远方。在建的洣水三桥和城南主题公园的工地上,灯火开始星星点点地燃起,明亮,没有丝毫倦意。

   在关于“梅城”的故事里,秀才离乡前种下的一株梅花树成了他的家乡情结。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如今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的日子里,那时候在桥上看洣水看夕阳的画面和司机跟同事们闲谈时的欢声笑语,时常会自动剪辑成电影般的桥段在我脑海里播放。每当这时,我的内心会变得平静,没有纷扰。如果说,这桥段真实出自一部电影,那我觉得,它最合适的片名应该叫做——《家乡》。

   (作者简介:刘洋,湖南省2016届选调生,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2016年选调至株洲市攸县菜花坪镇。)

 

来源: 作者:刘洋

上一篇:这些年,一些人,一些事

下一篇:做一名“土味”选调生

   

株洲组工网

主办:中共株洲市委组织部承办:中共株洲市委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台路308号市委办公大楼联系电话:0731-28680223ICP备案号:湘ICP备14000520号-1